靜靜的聽完葉瑋珊半哭半泣的訴說經過後,沈洛年只覺得心中對賴一心的怒氣越來越大。

媽啦!都把瑋珊讓給你了!你是不會珍惜是吧?你這可惡的死一心!笨木頭!

看著從剛才就一直賴在自己身上哭的葉瑋珊,沈洛年先將對賴一心的殺身之念扔到一旁,再次仔細的看著懷中的葉瑋珊

算了

一樣再次放棄任何意念,用自己的雙手緊緊的抱住葉瑋珊,緊閉著雙眼,胡亂的拍扶著她的秀髮,試圖隱藏心中萌發出的羞怯之心。畢竟,第一次被人如此抱著,還是個自己心儀的女孩子,誰能夠不緊張呢?

被沈洛年的大掌如此拍扶安慰著,還被這樣緊緊抱住,葉瑋珊的心情漸漸的平復下來,將頭靠在沈洛年肩上,聞著沈洛年洗澡後的體香,心中再也不再感到空虛,將雙手緊緊抱住他結實的後背,心裡漸漸的被這樣子安慰的幸福感給填滿

好累

不知不覺間,自己的眼皮竟是越來越沉重,眼眸依舊閃爍著微微的淚水,但是眼神中卻是顯得越來越著迷。心跳不快不慢的跳動著,感受著從緊貼自己身旁的人傳來的心跳聲,葉瑋珊的臉龐也染上的微微的燻紅

我喜歡你洛年

「瑋珊?瑋珊?」沈洛年試著呼喚似乎是哭夠而停止哭泣的葉瑋珊,見葉瑋珊一動也不動的抱著自己,覺得越來越奇怪。於是沈洛年輕輕的將葉瑋珊撐起,他這時才發現,葉瑋珊竟是睡著了。

媽的,不是吧?」沈洛年小小聲的咒罵了一聲。

並不是因為葉瑋珊在這裡睡著關係,其實這問題還不大。

望向了床頭櫃上的時鐘,上面顯示的是

0117 AM

媽啦!瑋珊啥時哭這麼久啦?

將葉瑋珊輕輕的扶上沙發,沈洛年走到了門前,深口氣,輕輕的轉開手把,往外一看

媽的!人都死到哪裡去了?

在門外,走廊的通通都熄滅了,只可以見到大廳和門口的微弱燈光,但是從這個角度看到的卻是大廳的櫃檯,則是一個人也沒有。

算了,趁現在背葉瑋珊回去吧

啊。

瑋珊是住在第幾層樓來者?

當這個問題還沒想通時,大門突然傳來了許多腳步聲。接著沈洛年看到了一群批著黑袍的人群走了進來。

是李宗的人!

快速的將門無聲的關上,沈洛年感應著在大廳的李宗一行人,想要在他們離開後,打算背著葉瑋珊去找奇雅的房間。稍稍感應了一下奇雅的氣息

奇雅他們在3樓。好,接下來就等李宗他們離開就好了。

奇怪,他們怎麼這時候回來啊?真是的,時間挑的真是不剛好。要是看到我在凌晨的時候背著睡著的白宗宗長走過,誰知道那些李宗的人會怎麼想啊?

看向了還深睡在沙發上的葉瑋珊,沈洛年輕嘆了一口氣。

可惡!明天一定去找賴一心那混仗算帳

大約過了10分鐘左右

「媽的!李宗那群人是不打算要走是嗎?」沈洛年如此低聲咒罵著。

從剛才沈洛年觀察的李宗的行動後,李宗的那一群人就一直待在飯店的大廳裡,就算過了十多分鐘了,依舊還是沒有任何人離開或動過。

算了,我也累了。

選擇放棄了後,沈洛年再度看向了葉瑋珊。

那好吧。

其實葉瑋珊安排給沈洛年的這間房間,其實是一間雙人房。當初只是因為總門安排給眾人總共就5間雙人房,剛剛好。只是後來黃齊夫婦離開了,於是就安排將原本放在賴一心和黃宗儒房間的沈洛年的衣物移到這來放著。所以說,沈洛年房間裡面的床是一個大張的雙人床。

於是乎

沈洛年將葉瑋珊輕輕的移置到雙人床的其中一邊後,才去稍微做了一下房間內的檢查。

將窗戶鎖好,門鎖上,燈關上後,照映在房間裡的只剩下從窗戶透入的明亮月光。

才剛躺下沒多久,沈洛年就覺得有東西緩緩的從後面抱住了自己。

「洛年

「瑋珊?」被這樣抱著,又被對方呼喚著自己的名子,而且還是在床上

沈洛年從來沒有像這一刻般如此的緊張而期待,有些不對勁的思緒快速的傳入了自己腦中

……..…..

「瑋珊?」沈洛年輕輕的轉過了頭,當他在月光的照射下,清楚的看見葉瑋珊的臉龐時

什麼嘛是夢話啊

洛年….

突然間,葉瑋珊又正對著沈洛年,抱住了他。

當沈洛年低下頭時,在月光的照耀下,有一個小小的閃光映入了眼中。

是葉瑋珊眼角中微微流出的一滴眼淚。

欸。

主動伸手將葉瑋珊攬入懷中,輕輕的聞著葉瑋珊的髮香,沈洛年也不知不覺的進入夢鄉。

如果沈洛年這時還醒著的話,他就會聽到葉瑋珊說的最後一句夢話。


謝謝你洛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鷹空之羽 的頭像
鷹空之羽

鷹空之羽的窩

鷹空之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