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眾人用完晚餐、平安回來之後,已經梳洗完畢沈洛年就一直有些坐立不安。

其實在眾人用餐時,早在懷真和沈洛年的提醒之下,有發現有些陌生人正在觀察他們,

而正用餐到一半時,店裡面有2桌不同的幾個人馬,雖然全部都還沒用餐完畢,但通通都快速的結帳離去,而沈洛年也有發現,原本一直在葉瑋珊等人的感應範圍外尾隨眾人的幾群人也通通跟著方才離開餐廳的那2組人馬的離開方向前進。雖然眾人感到疑惑,但在懷真的特殊聽力之下,眾人知道似乎是總門來電請求集合,而那些人的離去方向,也正是總門大樓的方向。

既然沒人再繼續監視他們,眾人的氣氛自然好了許多。

說說鬧鬧中,吳配睿、黃宗儒兩人之間的關係不免成為瑪蓮等人的談話焦點,而卻在吳配睿的怒氣『控訴』下,暴露出了張志文對瑪蓮和侯添良對奇雅的關係,後來在葉瑋珊的勸阻下平息了,但是當他們轉談到葉瑋珊和賴一心兩人之間的關係時,賴一心卻以『上廁所』的名義下逃離,而葉瑋珊則是微微一笑。

就算平時葉瑋珊在有外人在場的情況時,都可以將私底下的心情隱藏的很好,但這個笑容卻不一樣,眾人卻可以很明顯的看見那微笑下的傷痛和低落。

正當氣氛不是很好時,懷真藉由沈洛年的影妖轉移了眾人的注意力。

在車上展現影妖時,葉瑋珊幫沈洛年的影妖取名為和埃及太陽神同名的『凱布利』。

而在那之後,眾人就很平安的回到了目前的住所。

而懷真,在拿到沈洛年託給葉瑋珊的洛年之鏡後,嘖嘖稱奇的一個人到葉瑋珊幫忙新開的房間去了。

現在的話,沈洛年則是因為離開前和葉瑋珊的約定,感到有些的不安,但又有些

期待。

不過沈洛年又想到葉瑋珊在餐廳時的那個傷心表情,心就像是不自覺的絞痛了起來,也感到一陣失落疑!?自己是怎麼了?為什麼我會

啊!一定是因為現在能吸引自己的女人太少,自己才會這磨容易被葉瑋珊牽動情緒,真是太不公平了!

看了一下房內設的時鐘,上面顯示已經晚上951了。

觀察著手掌心中的凱布利,沈洛年一面想

這麼晚了瑋珊應該是不會來

「叩叩!」

突如其來的的敲門聲嚇到了沈洛年。

是瑋珊吧?

沈洛年輕輕的打開了門,看清楚了站在門外的少女。

原本葉瑋珊是微微低著頭,留長的瀏海在走廊燈的直照下正巧遮住了葉瑋珊的眼眸,不過似乎在聽到門打開的聲音,葉瑋珊才抬起頭,微微一笑說:「洛年。」

如果像之前一樣,沈洛年不免會對於葉瑋珊的笑容感到有些不自在。

但現在和之前不太一樣。

雖然是笑容,但在能看透人心的沈洛年面前可是不太一樣。

好濃的深色氣息啊以前可是從來沒看過葉瑋珊這樣子呢

「你不讓我進去嗎?」葉瑋珊問。

「嗯?抱歉進來吧。」沈洛年回神的說,將門再拉開點些讓葉瑋珊進入。

當兩人站定後,原本沈洛年還不知道怎麼開口,葉瑋珊就先轉回頭說了。

「抱歉這麼晚才來找妳,剛剛在找些有關總門的消息」葉瑋珊口氣中含有幾分歉意,不過被沈洛年很不識相的打斷。

「那種事沒關係的。」沈洛年閉上眼搖搖手說。

「妳在傷心什麼啊?」沈洛年遲疑的問。

「很很明顯嗎?」葉瑋珊顯然沒發現沈洛年劈頭就會問這個,但被發現了也沒辦法。

沈洛年選擇不回答這個問題。

葉瑋珊看著沈洛年一會兒,突然對沈洛年微微的鞠躬。

這個舉動倒是讓沈洛年嚇了一跳。

「你妳幹嘛啊?」

「對不起。」

「啊?」

「對於我之前一直誤會你和懷真姊的關係的事抱歉。」

原來是為這種事啊。

「沒關係的,這種事情。妳快抬起頭啦,這樣很尷尬ㄟ。」沈洛年嘆了口氣說道。

葉瑋珊抬起了頭,望向了沈洛年。但不知為什麼,眉頭有微微的皺了起來,透出一股怨氣。

但是那股氣息又很快的消失了。 

葉瑋珊又繼續說了。

「那個洛年,你還記得你離開時的那個晚上嗎?」

「嗯?記得。」

「其實

「怎樣?」

一心他他後來沒有來找我。」葉瑋珊一咬牙的說了出來。

「蛤?」沈洛年吃驚到張大了嘴巴。

果然還是全部都聽到了嗎

不對!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瑋珊剛剛說了啥!?

「媽啦!你說啥!那個木頭沒去找妳!?媽的!我現在就去找他說清楚!」沈洛年憤怒的大罵。

「等等!等等啦!別生氣啦!洛年!還有別那麼大聲!已經很晚了!」好在葉瑋珊及時拉住沈洛年,阻止他真的去找賴一心算帳。

「媽啦!妳幹嘛要幫他說話呀?」雖然沈洛年真的很生氣,但還是有刻意去降低音量。

「我總、總之別啦!洛年」葉瑋珊慌張又委屈的說。

見到葉瑋珊這樣子,沈洛年心中又泛起了一股難以形容的感覺了,不禁又冷靜了許多,慚愧的說:

抱歉。」

「不不會的。」葉瑋珊回答說。

兩人就這樣低頭不語了一會兒。

「吶!洛年」葉瑋珊臉有些紅的問。

「嗯?」一見到葉瑋珊的臉神,沈洛年也有些緊張了。

「那晚一心問你是不是喜歡我我時候沒回答是不是因為」葉瑋珊的臉更紅的繼續說了:

「你喜歡我?」

這下子,兩人的臉都通紅到一個不行了。

「ㄜ」沈洛年難得的回答的很慌張。

葉瑋珊臉紅着直視著沈洛年,心裡十分的忐忑不安。

沈洛年不語,過了一會兒,沈洛年一咬牙,決定阻止一直壓抑的情感,就這麼一口氣爆發出來了!

沈洛年向前走到了葉瑋珊的前面,當葉瑋珊還沒反應到他要幹嘛時,就被沈洛年一把覽進懷中!

被抱住的人或是去擁抱的人,現在只覺得心中一片混亂,漏掉了好多拍,但是湧上心頭的卻是欣喜和幸福被愛的感受。

大約過了幾秒,葉瑋珊緊張的問:

「洛洛年?」

又再過了幾秒,沈洛年靠近葉瑋珊的耳旁,也不管這樣子的姿勢又讓葉瑋珊的臉漲的更紅,他難得放柔聲段的說:

「瑋珊,我我的確是很在意妳,可能就是喜歡妳啦!但妳知道嗎?其實呢,在妳心中,妳一直喜歡的人是一心並不是我那天晚上,他說他也有些在意妳,而且你也喜歡他,那就拜託你們,好好快樂的在一起,不用在意我因為

「...妳幸福就好。」

媽啦!總算是說出來了啊!難得講這麼多話呢…啊!!心情好亂啊!!!

後來沈洛年是打算就要馬上放開彼此,然後趕快趕葉瑋珊離開的說。

事情卻不如沈洛年的打算一樣。

才在沈洛年準備放手之際,葉瑋珊突然用力的抓住了沈洛年的衣服,埋入沈洛年的胸膛裡

哭了。

「瑋、瑋珊?」這下沈洛年可是被嚇到了,慌張的問。

葉瑋珊不回答,將自己再貼近了洛年些,哭的更傷心了。

見瑋珊這樣子,沈洛年也不太敢將她趕走,後來想了一會兒,還是放棄了。

沈洛年輕輕的抱住葉瑋珊,揉了揉她的頭頂,好好的安慰着她。

就這樣子,等到葉瑋珊哭的差不多時,沈洛年還沒說話,葉瑋珊就微微的抬起頭說:「謝謝你洛年。」

沈洛年微微一笑說:「不客氣。」

但是接下來葉瑋珊說的三個字卻讓沈洛年難得的笑容僵住了。

「對不起。」

「诶?」

「有關一心的事,我騙了你。其實我呢,昨天就自己去找他談過了,但是他對我說:」

 

就在這時,葉瑋珊的眼角流出了一滴眼淚,微笑說:

「『對不起,我不適合妳』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鷹空之羽 的頭像
鷹空之羽

鷹空之羽的窩

鷹空之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