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炎術?」懷真吃驚的呢喃道。

不過如果真是如此,那之前為何那些應理來說都是些適合洛年的寶物都無法解咒的原因就在這了嗎?對了,好像咒戒確實是有分等級的樣子

等等!分等級!?

這時,一股強烈的懊悔襲上了懷真,真是的!自己一直在專心找寶物,倒忘了要去查有關咒戒的事了

這時還真要感謝白澤提供這個消息呢,要不然真的不知道未來自己都費了多少勁去找寶物呢

「回魂喲!小白狐。」白澤好笑的再度敲上白澤的頭,不過這次力道重了些。

「好痛!」懷真也再度被敲擊的力道喚回了思緒,懷真用雙手輕揉前額,用可憐又憤怒的眼神瞪著眼前的白色老人。真是的,老是把人家當小孩來看。

「好啦,別生氣啦,讓吾繼續說,好不好?」白澤一面揉了揉懷真的頭,和氣的說道。

果然是把人家當小孩看!!可惡的白澤、死老頭、老妖怪、白色生物

還有什麼嗎?白澤。」懷真強忍住怒氣,微笑說道。

也不知道白澤有沒有發現,還是真的太遲鈍,白澤還是繼續說:

「妳在人間有認識一群小朋友吧?有經過『易質』的小朋友們,對吧?」

是指白宗的那群小夥子吧?懷真點了點頭。

「他們在妳回去時,應該就會和玄靈力好約了,裡面就有一個和炎靈立約的小女孩,妳可以請她幫妳啊。」白澤說道。

是瑋珊妹妹和奇雅吧,ㄟ?他們怎們知道玄靈啊!大概是那個臭小子做的吧!

不過這樣也好!倒方便了我們

「好。我知道了。謝謝。再見。」說出一段簡潔有力的道別後,懷真就特別繞過白澤,往前直走,想要馬上就離開這個一直當她是小孩子的老妖怪身邊

不過有股力道阻止了她。

「太快了,小白狐,太快了。」一面拉著懷真的後衣領,就是阻止她繼續前進的罪回禍首──白澤,面有三橫無言的說道。

請問還有什麼事嗎?」懷真扭回頭,一臉寫著『不滿』的問。

吾當然是有事才留妳的啊」白澤苦笑回答道。

請問還有什麼事嗎?」懷真臉上寫著的『不滿』似乎變大了些。

「吾還有幾件是要託付妳啊,小白狐。」白澤收回手,一臉嚴肅的說道。

這下懷真可真是不敢隨便亂跑了,臉神也變回嚴肅的問:

「有何事?」

「就是

 

 

「所以說,白澤希望我繼續修練原息,並且還要我修『雷靈』?」沈洛年從新將白澤託給懷真傳達的話語再度整理一次,心中充滿著疑問。

現在除了沈洛年和懷真外,只剩下葉瑋珊和奇雅在思索著白澤所說的話,而剩下的瑪蓮、賴一心等人則是處在恍神狀態,畢竟今天突然知道的事也太多了,對他們來說也需要一點時間消化消化。

不過賴一心則是一面消化、一面幫沈洛年想功夫,還有再分神去思考一件令他很在意的事。這時,沒有人發現賴一心的眼神在注意著懷真和葉瑋珊。

「嗯。是啊,不過還是不太懂為何白澤要說這些呢」懷真雙手盤胸,樣子似乎是非常的認真。

「更何況!那可惡的白澤,最後居然只說一句:「吾只是不希望難得一見的鳳體消逝」然後還說什麼「前來改變未來」啥鬼的就消失了欸!完全把我給拋棄了欸!超過分的!!」懷真突然像是觸發到某個開關,手握拳的敲上地板,忿忿的說道。也不知道她這一敲,剛好讓大家都注意到這邊。

似乎知道白澤說的那句『吾只是不希望難得一見的鳳體消逝』是甚麼意思,眾人的視線從懷真轉到沈洛年身上,臉上寫著『擔憂』、『吃驚』、『不可置信』等等之類的。

也注意到眾人的視線在看哪,沈洛年的耐性也正好磨到底了,不耐煩的揮揮手說道:「媽啦!妳們是在看屁啊?這樣子怎麼感覺我像是個稀有生物類似的?」

房間頓時出現了一股沉默。

被鳳凰換靈,還會飛,還不怕妖炁,還有妖怪﹝懷真﹞和古仙白澤加持,這些加起來也有夠『稀有』了吧….

眾人看沈洛年的視線不知不覺間增加了『你已經夠稀有了,你還沒自覺嗎?』的意味。

可以看透人心的沈洛年怎麼可能會沒注意到這些心情,腦羞成怒的罵:「媽啦!你們那鄙視的眼神是怎樣啦?靠!我是稀有生物總行了吧?」

一聽到這句話,大家都笑出來了,就連懷真和奇雅也加入其中。

注意到就連平時平淡的奇雅都笑了,沈洛年臉也開始變紅,站了起來,手型像是要來扒皮的樣子,憤怒的說道:「你們這群傢伙

「啊!洛年生氣啦!」吳配睿像是不怕沈洛年投射過來的憤怒眼神,好笑的大聲說道。

「哇!我好怕喲!」張志文和侯添良友加入吳配睿的行列,好笑的說道。

「別擔心!阿姊沒在怕的啦!」就連他們那群調皮鬼的老大姊也好笑的開口說道。

接著瑪蓮等人就通通看向他們那一群中沒說過任何一句話的黃宗儒,期待著他也說個什麼來。

發現瑪蓮等人都往自己看來,雖然是期待的眼神,但在黃宗儒眼中卻像是一股壓力般有點令他喘不過氣來,又看向一臉就是想殺了他們的沈洛年,不自覺打了個寒顫,習慣的老疾病又不知不覺的犯了:「ㄜ那個洛年

「媽啦!宗儒要是你也加入他們,我一定第一個先砍你!」沈洛年提出警告。

「咿!!」黃宗儒不自覺的發出悲鳴。

「好了啦,洛年,大家也只是鬧鬧而已,別太生氣嘛。」葉瑋珊忍笑的來開圓場。

一見到葉瑋珊的臉神,沈洛年的怒氣不知覺的軟了一半。轉過了臉紅的頭,說:

好啦!」

看沈洛年這般孩子氣,臉紅的樣子,葉瑋珊的臉也不自覺的微微紅了起來。

這樣子的沈洛年還挺讓人喜歡的嘛

欸!!?自己是怎麼了?我怎麼會

其他人並沒有發現兩人的異樣,但懷真卻注意到了。

這兩人呵呵!還真純情呢!

原本懷真還想要就這樣子趁機捉弄一下沈、葉兩人,但這個主意和大家的注意力都被一個特別的聲音給打住──是一個肚子在叫的聲音。

眾人的視線望向了發出叫聲的方向。

「ㄜ我餓了。」發出飢餓叫聲肚子的主人──黃宗儒,臉心虛的發紅低聲說道。

「哈哈哈!」大家都忍耐不住的笑了。

「有有什麼辦法!都快天黑了,而而且大家也都沒吃午餐啊!你你們都不餓嗎?」黃宗儒口吃的反駁說道。畢竟,從懷真回來後,已經過了一個下午了。

「無敵大!阿姊支持你!阿姊也肚子餓了。」瑪蓮支持說道。

「確實,肚子也餓了。」張、侯、吳三人也同意說道。

「那懷真姊和洛年要修雷靈的事...」葉瑋珊遲疑的問。

「不了,沒關係,明天再弄吧。」懷真微笑答道。

既然如此,那就不免強了。

「既然大家都餓了,那就大家出去吃飯吧?」葉瑋珊微笑的問。

「好!」眾人回答。

就在眾人起身紛紛向門外走去,起身較慢的沈洛年也正準備往外走時,葉瑋珊悄悄的靠過來,和沈洛年咬起耳朵說:「那個洛年,等等回來後,我有事要找你,我回來一會兒後,可以來你房間嗎?」

「嗯?嗯。」

快速的分離彼此間過近的距離,兩人望向對方的臉時,都清楚的看見雙方的臉上都染著一層紅。葉瑋珊微微一笑,裝作若物其事的樣子,向前走入了眾人的群中。

腦中印著葉瑋珊剛剛的微笑,回想著剛剛兩人的對話,臉上的溫度也越來越高

沈洛年用力的甩了搖甩頭,快步的離開房間,跟隨著眾人一起走。心中只想著一件事

 

媽啦!不要露出那麼誘人的表情好不好!?

-------------------------------------------------------------

那個...誰可以教我該如何在部落格裡放音樂嗎?

我很想放,但我不會...

誰好心的來教教我吧。

還有就是,

 歡迎大家常常來留言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鷹空之羽 的頭像
鷹空之羽

鷹空之羽的窩

鷹空之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翔晨
  • @@最後一句好讚!
  • 哈哈!超同意!

    鷹空之羽 於 2012/07/06 00:25 回覆

  • 文詩妮
  • 開始期待下篇囉!!! :")
  • 之後就會越來越有愛囉!

    鷹空之羽 於 2012/07/06 15:20 回覆

  • 翔晨
  • 如何在部落格裡放音樂:
    http://help.pixnet.tw/index/qa?faq_id=32

    是說你也有看織女?
  • 1.感謝教導!
    2.有呀有呀,很喜歡呢,1~8集全買了,還有拿到第8集的海報呢!你也有看嗎?

    鷹空之羽 於 2012/07/06 22:07 回覆

  • 翔晨
  • 我也有在看耶!同好~
    是說我還會出番外
  • 嗨!同好!
    你說的『番外』是...?
    我知道『織女』是會在8月多出個『番外』啦...
    想看蔚氏兄妹vs.蘇氏姐弟啊~~~
    還有謝謝你提供的資訊呦~
    音樂放好啦!嘻嘻~

    鷹空之羽 於 2012/07/07 00:43 回覆

  • 嵐澀 狺赦
  • 話說,某黃的那個,不算"以前"的老疾病吧...?

    他現在也是會啊...有說過,對不熟的人講話會結...結結巴...巴
  • 以更改。

    鷹空之羽 於 2012/07/08 23:17 回覆

  • 流翼
  • 織女真得很好看!!(原來妳只是來說這個
  • 我非常同意呦~
    織女大好XD

    鷹空之羽 於 2012/07/15 11:49 回覆

  • 寧夜狂響
  • 看來很多人都是XXX(好話,別介意)
  • 看不懂=3=

    鷹空之羽 於 2012/07/15 11:48 回覆

  • 沉睡森林
  • 看到我最後非常想把兩人五花大綁的丟入房間中下藥迷昏人呢!給我把生米煮成熟飯~呵呵呵呵呵~
  • 哇~
    臉紅心跳了~~﹝你在害羞個什麼勁= =
    生米煮成熟飯嘛...這是遲早的~﹝嘿嘿...

    鷹空之羽 於 2012/07/22 16:15 回覆

  • 寧夜狂響
  • 沉大的思想偏激!!
  • XDD
    其實這樣也不錯啊...﹝誤!

    鷹空之羽 於 2012/07/22 16: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