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我做什麼事嗎?」葉瑋珊有些吃驚的說。

這下就連沈洛年都有些吃驚,但是想想後,突然想起某件事,把懷真拉過去,

在她耳邊說:「要在大家面前解開嗎?這樣不好吧….

「安啦!安啦!現在快點解咒最重要,剩下的等等再說!」但沒想到懷真卻這樣說,想想後又笑咪咪的補了一句:「保證解給你看!」

而沈洛年則是回了一個苦笑,算了,到時候再掰過去吧

眾人看兩人談話完畢,葉瑋珊小聲的說:「懷真姊?」

懷真看向眾人,一愣說:「啊!抱歉抱歉!來,瑋珊,來一下!」

葉瑋珊有些好奇的走到了懷真和沈洛年的前面。

眾人則也是好奇的在附近坐了下來,懷真看向葉瑋珊和沈洛年開始解釋道:

「我之前在噩盡島上的時候聽說...」說到一半,懷真指著沈洛年和自己的血冰戒說:「這個血冰戒呢,可以藉由和炎靈立約的人破壞。」

「真的?」沈洛年驚訝的問。

「當然是真的!」懷真回了個白眼。

「那懷真姊,你要我怎麼做呢?」瑋珊問。

懷真看著兩人,頓時心念一轉,握住兩人的手臂,將兩人的手握在一起。

葉瑋珊和沈洛年一愣,馬上都有些害羞得臉紅了起來,懷真看了,

小聲笑咪咪的說:「怎麼了?害羞啦?」

「沒有!!」兩人同時臉有些紅著搶答。

懷真心中又再轉了更大一圈,好笑的捉弄感瞬間冒了出來。

這時的沈洛年和葉瑋珊很想放開對方的手,但被懷真用力握著,不知該怎麼辦時,懷真走到了兩人前面,巧妙的遮住了眾人視線,在兩人頭中間,悄悄的說

「要解開的話….必須要讓瑋珊吻一下洛年喔!」還不免心中偷笑了起來。

等等!!不是這樣吧!!!兩人紅著臉,呆了呆之後,瞬間冒出這想法。

「懷懷真姊,妳妳是開玩笑的吧!?」葉瑋珊臉紅又慌張的問。

但在懷真還沒說話之前,沈洛年和葉瑋珊兩人就開始用眼睛餘角偷望著對方,

十分緊張又很害羞,有一種很微妙又尷尬的感覺在兩人身上繞來繞去。

「是真的啊。」懷真眼睛顯示著無辜的說。

說實在話,這時的懷真正強忍著臉部肌肉,免得這時一笑就破功,要不然就沒法整整這臭小子了,懷真只好故意裝著無辜看著又羞又慌的兩人。

「媽啦!你這臭狐臭懷真!!別想騙我!你明明又在說謊!!」

但這想法卻被會看透人心的沈洛年馬上發現了,惱怒的大叫著。

不行不行!不能這樣就結束!!懷真正在心中這樣告訴著自己,下一刻又想到了另一個鬼主意,心中又偷笑了起來。

見沈洛年說懷真是在說謊,讓葉瑋珊心放下了一大半,但看著臉有些紅,看著又羞又恨破口大罵著懷真的沈洛年,對於第一次看見這樣的沈洛年,葉瑋珊不知為何心中有些心動!?又發現兩人這時還握著雙手,有些害羞的轉過了頭,安撫著慌張害羞的心情。

沒想到,懷真不但沒有承認,反而還更靠近、更小聲笑嘻嘻說:「我才沒有!還有啊用舌吻的方式,就可以更快解開喔!」

結果此話一出,兩人的臉瞬間爆紅!開始不自覺幻想兩人正在……啊!不對!!!馬上同時大叫說:「臭懷真!!」「懷真姊!!」

「哈哈哈哈….」結果,懷真果然再也憋不下去,笑出來了。

看懷真笑成這樣子,兩人就知道自己被騙了。看了對方一眼,臉紅紅的轉開了頭。

說實在,沈洛年很少被人這樣捉弄,尤其一起被捉弄的人竟是葉瑋珊,被突如其來的玩笑,惹得有點不知所措,難得使的老臉紅通通的。

「ㄜ」這時三人都望了過去,卻看見在旁的人都有些呆掉發愣了。

因為眾人沒太清楚聽見站在有些距離的三人的對話,只見懷真說完話,沈洛年大罵懷真,以及之後兩人的大叫和笑翻的懷真,根本不知始末的七人,反而有些呆掉了。

三人一愣,到忘了還有這七人的存在,稍微正經了些。沈洛年還時微微的低咕:

「這隻臭狐狸」「狐狸?」卻被葉瑋珊聽到了。「啊沒事啦。」揮了揮右手,

表示沒什麼。葉瑋珊道也為追究,轉開頭也沒說話。

「剛問你們會不會害羞,沒想到還真不會害羞啊?」懷真好笑的問。

兩人一愣,這才發現眾人的目光在兩人身上望來望去,兩人還沒想通原因,懷真又說:「你們還沒發現你們的手」這時,沈洛年和葉瑋珊才發現,兩人從剛才就一直握對方,就算懷真放開了,兩人卻到現在都還沒放開。不過就在懷真的提醒下,驚呼之間,馬上就收手,轉開視線,為紅著臉沒說話。

懷真見狀,噗嗤一聲說道:「好啦,不開玩笑了,快來解咒吧!」

而這時沈洛年則是忿忿的瞪了懷真一眼,而葉瑋珊反而是害羞的低著頭不語。

媽的!小心下一次不要被我逮到!!妳這隻可惡的臭狐狸精!!!

懷真無視兩人的反應,又走近並開始說明:「首先,必須要用炎靈之術包圍住血冰戒,在我和洛年同時冒出『想要』解咒的想法的那一瞬間,並說出解咒的咒誓,而那時候就要瑋珊用炎彈將血冰戒的連接線打斷,就可以成功解咒了!」不知怎麼著,沈落年看出懷真似乎冒出了一點點小生氣。而這時沈落年和葉瑋珊也有稍微冷靜了些,沈落年聽完,有些疑惑的說:「這樣就好了?這麼簡單?」

「對啊!真是的!害我那時為了找出解咒的方法!想了好久ㄟ!那可惡的白澤,既然知道會變成這樣,怎麼不早點跟我講啊!」懷真有些不高興的說著。看來就是為了這個在生氣啊沈落年只是苦笑了笑,總之多說無益,索性不說話了。

「等等!懷真姊,妳剛剛說得白澤是那個會預言的古仙白澤嗎?」

葉瑋珊驚訝的問,而在旁聽的賴一心等人也呆住了。懷真姊跟古仙白澤認識?

「嗯」懷真這時才發現自己說溜嘴了。「啊!等等再說!瑋珊!來幫忙!」

懷真知道自己這時喜欲之氣很淡,沒法傻傻帶過,反而決定用有些不高興的口氣帶過,這倒是讓沈洛年第一次佩服懷真的小技巧,暗暗在心中偷笑。

眾人見懷真不高興了,沒不敢多說什麼,反正懷真說等等就會解釋了。不過瑪蓮那一群人已經憋得不說出話,臉脹的紅紅,看起來十分痛苦。

葉瑋珊不好反抗懷真,只好將驚恐和疑惑的心情壓制下來,微笑道:「那懷真姊,首先是?」懷真這時又回復平時的樣子,微笑的將自己戴著血冰戒的手和沈洛年的手拉著向著葉瑋珊說:「就像我剛剛說的,用炎靈之術包圍住血冰戒吧!」

葉瑋珊照著做,只見葉瑋珊用手指捏著的兩顆血冰戒冒出了焰紅色的光芒。

三人對望了一眼,懷真看著沈洛年說:「一起說囉妳還記得吧?」沈洛年白了懷真一眼:「當然還記得。」懷真哼了一聲說:「那就說吧!瑋珊,麻煩妳囉!」「沒問題。」接著,沈、懷兩人同時說:「事無常、心易變、緣已滅、咒應散。」

接著懷真開始喃喃施法,念完咒時,葉瑋珊藉著炎術,看透了血冰戒中正在顫抖的連接線,當下用小型炎彈,在血冰戒的連接線轟去,接著下一剎那,從血冰戒冒出一道紅強光,當眾人伸手擋住強光照射時,光芒漸漸弱了下去,只見血冰戒化成兩段柔細髮絲飄落,而兩人指上了血冰戒就此消失無蹤。

「啊!太好了!解開了!」懷真開心的怪叫了一聲。而沈洛年和葉瑋珊還沒說話,懷真就把兩人抱著撲倒在地。突然間,不知怎麼著,懷真冒出了仙狐的耳朵和那顆大尾巴,高興的晃來晃去。眾人一呆,而被撲倒的兩人更是愣住了。

沈洛年先反映了過來,驚訝的說:「臭狐狸?你的耳多和尾巴?」

而葉瑋珊也突然回神,呆了呆才說:「懷懷真姊?」

還有瑪蓮等人還是處在恍神狀態,說不出話來。

懷真起了身,動了動耳朵和尾巴,笑嘻嘻的說:「哎呀!被發現了呢!嘻!」

噩盡島56←懷真這時的型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鷹空之羽 的頭像
鷹空之羽

鷹空之羽的窩

鷹空之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