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從噩盡島第五集後段開始改編,其中還有在改編的是,在沈洛年出去找懷真時,葉瑋珊和奇雅已經決定修炎靈和凍靈,會了一些基本的道咒。希望大家會喜歡!

==========================================================

沈洛年救回懷真後,跟著賀武和牛亮返回白宗目前居住的所在地

沈洛年和懷真都不會英文,兩人任由賀武向櫃台詢問,過了片刻,電梯門打開,白宗眾人一擁而出,人人臉上帶著驚訝,朝沈洛年和懷真圍了過來,一下子眾人七嘴八舌,沈洛年連話都聽不清楚了。

不過仔細一聽,十句中倒有九句是對懷真說的,原來沒什麼人理會自己?沈洛年不禁好笑,而被眾人簇擁的懷真只顧笑,似乎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洛年!」瑪蓮嚷了幾句,突然轉頭一拳對著沈洛年肩膀重重捶了下去,一面說:「這是藍姊要我幫她揍的!」

「呃……」沈洛年揉了揉肩膀說:「會痛耶。」

「你自找的!」瑪蓮做出凶狠的表情說:「藍姊才交代你不准偷溜,你轉頭就溜了!該打!我也要打。」跟著又捶了一下。

「怎麼一去這麼多天啊?」黃宗儒搖頭苦笑說:「不過兩個人都沒事就好。」

「懷真姊好像臉色不好?」吳配睿擔心地說:「身體不舒服嗎?」

「對啊。」張志文忙說:「懷真姊受傷了嗎?」

「有沒有怎樣?」侯添良也跟著卷袖子叫:「我們去幫你報仇!一心說我們差不多可以和刑天打架了。」

幾乎每個人都叫了一輪,懷真才有空回答,她微微點頭笑說:「是受了點傷……要花時間調養,謝謝大家關心。」

其實懷真雖然沒完全複元,但臉色倒沒什麼明顯的差別,最主要是喜欲之氣淡了,所以才讓他們感覺不同……這些人也就罷了,賴一心呢?沈洛年先瞄了站在圈外呵呵笑的賴一心一眼,最後終于忍不住望向在他身旁的葉瑋珊。

剛剛沈洛年一直有意無意地避免和葉瑋珊目光對視,此時避無可避,兩人目光相對,卻見葉瑋珊也正神色複雜地看著自己,沈洛年想起當晚那最後一眼,不禁也有點茫然。

這時的懷真,看見沈、葉兩人正在互望,也一起將目光望向葉瑋珊,像是在回憶某件事。葉瑋珊首先是有些好奇,懷真姊怎麼也看著自己,但也沒太理會,望著沈洛年,似乎有些話想說。而沈洛年則是不知該如何和葉瑋珊開口說話,正十分苦惱。

突然間,侯添良看見懷真和洛年兩人手指上了血冰戒開口問:「懷真姊啊,你究竟是和洛年立了什麼約啊?要不是有哪個戒指,說不定洛年還找不到你呢!」

此話一出,懷真和沈洛年愣了一下,當沈洛年正想要馬上回侯添良一句『關你屁事』的時候,突然懷真似乎有些興奮的叫:「啊!對了!就是血冰戒啦!」

眾人一愣,懷真問葉瑋珊:「瑋珊,你和奇雅誰修炎靈?」

葉瑋珊先是愣住,後來回答說:「是我啊。」

懷真聽到後,更是顯得十分興奮,又問說:「嘻嘻!太好了!那現在有哪間空房間可以進去?」

葉瑋珊有些疑惑?懷真姊問這些是要幹嘛呀?但想了一下,指向走廊後面說:「走廊右邊倒數第二間,裡面放著洛年的行李,目前沒人住在裡面。」

懷真聽到以後,笑嘻嘻的把全部人推到了那間房間。眾人來不及問,就被推到裡面了。還這時的沈洛年正心裡罵著懷真,媽的!這臭狐狸是要怎樣?把大家都推進來是要做什麼事?而懷真把眾人推進去後,也跟這進去,把門鎖了起來。

懷真看向眾人,伸出手示意等一下的手示並跑到沈洛年身旁,在他耳邊說:「我找到可以簡單解掉咒式的方法了!」

沈洛年一愣,接者驚喜大聲的說:「真的!?」

懷真笑了笑,戳著沈洛年的頭說:「騙你幹嘛?這樣我就不用陪你這短命的人類一起死了!」

眾人則是有些嚇到。懷真姊和沈洛年都想要解開這咒式?如果沒解開的話,懷真姊要和沈洛年一起死?還有,懷真姊很長命嗎?

正當眾人在思考時,懷真說:「但是要解開的話」,懷真回頭對著葉瑋珊笑著說:「必須需要瑋珊的幫忙。」眾人又是一愣,這件事要葉瑋珊的幫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鷹空之羽 的頭像
鷹空之羽

鷹空之羽的窩

鷹空之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